志愿者歌曲创作人常石磊为奥运写歌先要好听才能共鸣

志愿者歌曲创作人常石磊 为奥运写歌先要好听才能共鸣

北京冬奥会志愿者歌曲《燃烧的雪花》发布。《燃烧的雪花》的歌词作者是王平久,曲作者是常石磊。二人都是资深的奥运音乐创作人,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就参与了奥运音乐的创作。

常石磊:2008年,我跟着陈其钢老师进入了奥运会的音乐组,来到了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我就在北京,之后就和其他很多音乐人一样,过着北漂的生活。

当地时间1月2日,印尼首都雅加达遭遇暴雨,雨后城市街道洪涝严重,大人忙着转移家中财务,孩子们在水中嬉戏玩耍,丝毫没有因为洪水影响心情。

新京报:能否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与奥运音乐联系在一起的?

常石磊:我的理解更多是从音乐的角度。奥运的精神,人们聚在一起,做一场体育的盛会。我跟大部分人一样,听听歌,看看喜欢的项目,看看雪景。我很期待它赶紧来临。

新京报:你怎么理解冬奥会和冬奥会的音乐?

当地时间1月2日,印尼首都雅加达遭遇暴雨,雨后城市街道洪涝严重,大人忙着转移家中财务,孩子们在水中嬉戏玩耍,丝毫没有因为洪水影响心情。

新京报:怎么想到写一首《燃烧的雪花》给冬奥会志愿者?

死亡30人、3.5万多人无家可归,房屋倒塌、交通瘫痪、停水停电,大量汽车被冲走或完全浸泡在水中,整座城市的财产损失仍无法估量……

给冬奥会写歌,需要有音乐性,又要说明问题,又要言简意赅,不能太僵硬,我们就要出来适合时代的音乐,就更需要我们去磨合。我跟王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想旋律,他拿着手机想想这想想那,我可能就会弹点什么东西。我们已经在题目里了,这是一个命题作文。

当地时间1月3日,印度尼西亚西爪哇省Bekasi街头一片泥泞。图为工作人员在遍地狼藉的街头修复电缆。

面对今年刚刚进入的雨季,雅加达市民的愿望只有一个:洪水灾害的伤痛不再来……(完)

新京报:创作这首歌曲时有没有经历什么挑战?

据悉,由印尼中央政府支持的芝里翁河上游两座水库正在加紧建设中,预计2020年完工,投用后将可调节该河流进入雅加达30%的来水量。

2013年那场洪灾发生时,现任总统佐科还是雅加达特区的省长。他很快就制定并实施了一项行之有效的“治水计划”。次年,佐科成功竞选总统后,他的省政府搭档华裔副省长钟万学继任省长,继续强力执行了该计划。

我是做音乐的,以前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参加了奥运,生活也有变化。我想到音乐是需要有共鸣的。这让我对音乐更加热爱,角度也会越来越丰富。经历了奥运,我变得更加包容,奥运给我带来的改变就是这样。

当新年第一天的“元旦洪灾”来袭时,阿尼斯的治水思路与成效受到了印尼公共工程与民房建设部长巴苏基的强烈质疑。元旦当天与阿尼斯一同乘坐直升机勘灾的巴苏基指称,在芝里翁河33公里重点治水区中,已完成的16公里流域区域安然无恙而未治理的17公里区域灾情严重,巴苏基直指停止上届省政府“治水计划”造成洪灾堪称“人祸”。

从2013年至2017年佐科和钟万学相继任雅加达省长期间,通过拆除沿河违章建筑、拓宽河床、筑砌河坝、疏浚河道、疏通分流渠道等“规范化综合治理”措施的实施,雅加达的“水患”得到了有效治理,每逢雨季的淹水积水只是局部,没有形成灾情。

常石磊:燃烧的雪花这几个字,很早就有。最后我们确定这个名字是考虑到雪花很可爱,雪花又是不燃烧的。志愿者很可爱,他们在冬奥相关的任何地方,到这到那,是一种青春的感觉,一种燃烧自己的奉献。

2013年雨季,雅加达曾发生一次特大洪灾造成43人死亡。“雨季发大水遭灾”成为雅加达民众心中的伤痛。人们总是期盼,“水患”的伤痛可以不再重来,抑或来得轻一些。

2日,现场勘灾的总统佐科在社交媒体上连发两条推文,亦表达了对2017年以来被停滞的17公里芝里翁河道整治的关切。这位总统要求雅加达省政府必须与中央政府、西爪哇省政府携手合作商讨解决雅加达“水患”的决策。

至3日中午,除被临时安置的灾民外,因未恢复水电供应而到酒店或亲友家暂住的人仍为数不少,而印尼抗灾署的官员称随着救灾工作的深入,因灾死亡的人数或还将上升。

冬奥会开幕后,成千上万全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奉献他们的时间和精力,和冬奥会融入在一起。昨晚听这个歌,我就想象,如果我是志愿者,等冬奥会结束了再听肯定非常激动,我参与了它,我和它融入在一起,这种感觉就是我想要的。

常石磊:对老百姓来说,好的音乐就是一首好歌,人们不会想配器、编曲。如果老百姓说这歌挺好听,这就是成功。我是写旋律的人,我有一个自私的想法,人们能通过这个歌,了解志愿者,了解冬奥会。

对于地势东南高西北低的雅加达来说,每年雨季都面临东南方山区洪水和西北面雅加达湾海水倒灌的“两面夹击”。从东南山区贯穿全市至西北入海的芝里翁河成为该市治理“水患”的重中之重。

常石磊:挑战永远就是你自己,写自己想表达的,还是更多人想表达的。比如我们聊天,上来讲你听不懂的语言,那就不能聊,我想就是要让人听得懂的音乐,让大家都能参与,得到感受,记在心里。

其实,我不喜欢用语言解释歌词。只有文字配上了旋律才是歌词。它跟音乐发生作用的时候,会给听众带来很多想象。

新京报:什么样的歌曲是一首好的奥运歌曲?

2017年雅加达现任省长阿尼斯上台后,完全改变了前任的“治水”思路和计划,提出“垂直规划”的治水思路大建地下储水井,并大幅削减治水预算。

我们发现,你要说的是一种实在话,真实的生活体验,触发这个场景,再成为音乐,组织起来,去唱、去表达。

常石磊表示,为奥运创作音乐是一种光荣。奥运歌曲和其它音乐一样,要传唱开来首先要好听。

歌和音乐不需要具体的物件,它是存在你的精神里的。我自己的音乐生活、真实生活和我经历过奥运以来的奥运生活,带给我当下的一个状态,才创作这样的歌曲。

“雅加达水灾年年有,但今年特别严重。”来这座城市经商已近20年的中国福建人蔡先生说,即便2013年那场特大洪灾,淹水的程度也没今年严重。住在雅加达临海北区的蔡先生,住家和公司仓库都进了水,而2013年那次洪水,临海的北区受灾没有这次严重。